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州期货创元期货

 
 
 

日志

 
 
 
 

【转载】从《经济解释》的创作历程说经济学的三个基础(五之四)  

2014-11-25 15:47: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理性科学必须验证假说

让我转谈经济学的第二个大难题吧。这是关于这门学问独有的哲学性质的。萨缪尔森曾经说经济是社会科学中的皇后,我不同意,因为人类学与历史也算是社会科学,而我从这两门学问学得很多,对其中一些论著很佩服。然而,明显地,经济学是社会科学中唯一的属公理性(axiomatic),即是以武断的假设或公理作为出发点。这跟自然科学——物理、化学、生物——相同。经济学的公理性发展源于斯密之后的李嘉图,我们感激。然而,这发展上世纪七十年代就显得不对头,到八十年代令人尴尬。

困难是这样的。自然科学的公理或定义,虽然偶尔有抽象的,一般是以实物为基础。经济学呢?除了边际产量下降定律,其他公理或定义皆属虚构,不是真有其物。这就带到一个重要的哲学问题。解释人类行为的方法有几种,不一定需要是公理性。经济解释,传统上,是公理性,要通过假说验证,即是要通过证伪那一关。所有公理性的科学都要求假说验证——严格来说只有公理性的科学有这样的哲理规定。我说过多次,看不到则验不着,验证假说要有两个或以上可以观察到的变量才可以执行。

空中楼阁需要有规律支持

从上文分析图表时可见,经济学的公理或定义一般不是真有其物,无从观察,而我认为不能不接受的空中楼阁的变量只是需求量。不是说其他空中楼阁——例如功用或效用——完全不管用,而是我认为可以不用不要用,省却很多麻烦。但其他在灰色地带的要怎样处理呢?例如成本的定义是最高的代价,看得到吗?一个做生意的人天天算成本,但我们怎会知道那是他最高的代价呢?用做生意的人各有各不同的成本观,经济学的结构会塌下来。不少经济学者屡有如下的毛病:把自己的价值观作为宇宙观。

这里还有另一个有关的重要话题。解释或推断现象或行为,现象或行为不可以没有规律。我不是自然科学专家,但意识到,生物的行为规律比不上非生物或死物的现象规律那么稳定。蜜蜂在夏天采蜜,偶尔见到冬天采蜜的不能视为否决了夏天采蜜的推断。我的意识,是经过细胞运作与条件反射的左右,加上无从算进的因素太多,生物的行为规律没有非生物的现象规律的稳定性,虽然二者皆有规律。

自然淘汰可把公理倒转处理

人类是生物,而经济学者也是人,往往有自己的价值观,增加了经济解释的困难。撇开这困难,我们要怎样处理那有公理性的经济科学呢?我们要怎样处理那么多的空中楼阁?撇开“需求量”这个变量——无从观察但可以间接地以含意确定——其他经济学的公理或定义是有着另一个层面的困难。经过多年的寻寻觅觅,我的处理方法是从人类的行为或市场与非市场的现象规律来阐释及修改与补充经济学的公理及定义,或加上变化。这是从自然淘汰或适者生存的角度处理了。这样处理,经济学者中首见于斯密,而这方面对我影响最大的是老师阿尔钦一九五○年发表的那篇《不确定,进化,与经济理论》。

上述是说,我们可以从生理基因的公理与基因的转变来解释适者生存,也可以倒转过来,从适者生存的可以观察到的行为规律来厘定或阐释公理。后者是我认为经济学应该走的路。凯恩斯曾经说经济是浅学问。如果不管解释行为的规律,凯氏无疑对。但如果真的要以经济理论解释或推断行为或现象,从我个人的经验说,不能把需求定律、成本概念、竞争含意等满是抽象意念的东西带到真实世界中,经济理论对解释行为不管用!

这解释了为什么经济学是那么容易入门,但学得有少许成绩却又是那么困难。不搞解释你可以用方程式写得天花乱坠,但真的要解释世事你会感到缚手缚脚。同学们要背得出成本、租值、竞争、消费者盈余等的定义容易,但真的是懂吗?不多到街头巷尾跑,观察世事的细节,反复地与这些理念印证,掌握多方面的变化,不会是真的懂。这是为什么写《经济解释》时我喜欢用实例示范,到处验证,读不懂的同学要求再说,我就用不同的文字一次又一次地再说了。

博弈理论再起的源头与盛行的两个原因

这是为什么我对今天新兴的经济学中有那么多的无从观察的术语有那么大的恐惧感。博弈理论上世纪五十年代热闹过一阵,六十年代中期式微,八十年代初期再大事兴起。如果搞博弈的同学考查那再起的源头,一篇一篇文献追上去,会发现这再起源于我一九六九年发表的《合约选择》。该文是行内第一篇采用“卸责”或“偷懒”等无从观察的理念来解释行为,过了几个月我知道不要再用。但阿尔钦与德姆塞茨一九七二年以“卸责”为主题写企业组织,红极一时,跟着是他们的同事提出勒索、敲诈,跟着是威廉姆森的机会主义,再跟着就是博弈理论了。那些术语一律是无从观察的废物!一位朋友说阿师谢世前几年认为自己一九七二的《组织》大文是错的。

虽然我认为自己提出的“卸责”触发了一个坏路向,但不认为博弈理论今天的盛行与我有关。有关的是斯密。他的旷世巨著《国富论》指出自私给社会带来贡献,却忽略了自私也会给社会带来祸害。斯密动笔的年代工业革命在英国发展得如火如荼,他有理由乐观地看人类社会的发展,尤其是美国当时是个新大陆,民主与人权的议题热闹,消息传到斯密那边他听得开心。如果斯密当年见到的世界像今天的,《国富论》的论调会大为不同。

自取灭亡要从租值消散看

今天我们知道人类有自取灭亡的倾向,而我不怀疑有一天人类会毁灭自己。但我认为要解释人类互相残杀,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博弈理论不会有作为。无从观察的术语那么多,该理论只能用以说故事吧。今天的世界,人类到处互相残杀。我认为以经济理论分析人类的悲剧,可以走得通的路,只有从交易或制度费用那方向走,而其中最重要的有关理念是租值消散了。

(五之四?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