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州期货创元期货

 
 
 

日志

 
 
 
 

【转载】从人口角度看武陵山扶贫和城镇化--《怀化日报》  

2014-11-19 08:1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人口角度看武陵山扶贫和城镇化--《怀化日报》 - 易富贤 - 易富贤的博客
 
上次给《经济观察报》投稿6000字的文章,发表时删节了1/3:http://www.eeo.com.cn/2014/1112/268570.shtml,比如将关于西部老龄化等内容删除了。
这次《怀化日报》的《武陵文化》周刊(面向武陵山71个县市发行)发了6000字的全文。

 从人口角度看西部就近城镇化-以武陵山为例

 

易富贤

  

武陵山片区的现状和扶贫成效不佳的症结

武陵山片区包括湖北、湖南、重庆、贵州四省市交界地区的71个县市。2011年武陵山片区的人均GDP只有14731元,只相当于全国的42%、北京的18%,比全国最贫困的贵州省还少10%。国家近年开始重视武陵山的扶贫,2011年在武陵山片区率先启动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试点。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深入湘西调研,李克强总理三次来武陵山考察。

物质资本的报酬是递减的,人力资本的报酬是递增的,这是经济学规律。过去的扶贫是“送粮、送衣”,但劳动力流失。

国家公布的武陵山片区2010年总人口3645万人,但是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常住人口只有3082万人;漂泊在外的563万户籍人口,相当于常住人口中20-49岁人口的40%200039岁以下人口就已经大量外流;而以2000年普查10-39岁人口为基准,201020-49岁人口又流失了301万,流失率全国第一。

人口的流失也意味着实力的流失。1980年到2012年美国各州人口占全国比例的变化与经济占全国比例的变化直线正相关。比如路易斯安那州人口比例从1.86%下降到1.47%,经济比例也从2.36%下降到1.48%;北卡州人口比例从2.60%增加到3.11%,经济比例也从2.17%提高到2.93%。其实先哲们早就观察到这种现象,管仲:“夫争天下者,必先争人。”

年轻劳动力是“造血的骨髓”。一面是低效的“输血”,一面是“造血”能力下降,必然陷入“越扶越贫”的怪圈。比如怀化市人均GDP相当于湖南全省的比例从1990年的90%下降到2000年的77%2010年的58%

因此,武陵山的扶贫要立足于人口:布局人口、留住人口、生产人口。

 

西部地区老年化危机尤为严重

比如日本的岛根县,由于地处山区,年轻人口不断外流,总人口占全国比例从1945年的1.19%下降到2013年的0.55%1970年的10-14岁人口到1990年是30-34岁;1970年的50-54岁人口到1990年是70-74岁,到2000年是80-84岁。1970年岛根县的10-14岁人口占全国的0.87%199030-34岁人口只占全国的0.56%,说明年轻人口外流严重;而197050-54岁人口占全国的0.94%,到199070-74岁人口仍然占全国的0.94%201080-84岁人口占全国的0.97%,就是说1970年的50-54岁人口一直留在本地,部分以前外流的人到老年还返回故乡。这就导致2013年岛根县的65岁及以上老人比例高达59.5%,远高于全国的43.7%

日本其他山区县也是如此。日本面积小,儿女还能返回家照顾老人。而中国中西部年轻人很多是到东南沿海打工,离家远,很难照顾老人。

2010年武陵山片区、贵州、云南50岁及以上人口分别为823万、787万、936万,是很难外流的,老年化将很严重。事实上,目前已经初见端倪,201065岁及以上人口比例,全国为8.9%,人口流入地的广东只有6.8%,而武陵山却为10.5%(差不多是全国最高,好几个县已经超过了13%)。

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很多无力接父母进城;即便有能力接父母进城,但是老人来到城市后,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像坐牢一样,最终选择返乡。儿女在遥远的城市,一年回家一两次探望父母都很难,更谈不上日常的照顾。留在农村的老人,有些连物质需求都难以保证,精神需求就更无从谈起,越来越多的老人在孤贫中自杀。

 

国际人口形势变化给中国西部带来的机遇

国际人口和经济格局的变化对中国的区域经济影响很大。比如,原苏联地区人口从1700年的2655万增加到1950年的1.8亿,经济占全球比例从4.4%增加到9.6%。日本人口从1870年的3444万增加到1940年的7297万,经济占全球比例从2.3%增加到4.7%。苏、日的崛起也给中国东北带来了发展机遇,东北成为中国最发达的地区。

近代西方国家人口增加和经济的崛起,加上海运的相对廉价,给中国东南沿海带来了发展机遇,使得中国经济中心一再东移,昔日的小渔村崛起为大都市上海、深圳。

现在世界人口格局又在发生巨变。发达国家由于长期的低生育率,2014年中位年龄为41岁(日本46岁),劳动力负增长,经济开始衰退,给中国东部沿海提供的机会将减少。

而南亚(包括印度)、东盟、西亚2014年中位年龄只有26-28岁,年轻而丰沛的劳动力正在驱动经济增长,给中国西部带来发展机遇;这20多亿人口的大市场与中国通过铁路的贸易将非常繁忙。中国西部将从开放的“三线”转为“一线”。比如中印贸易如果通过陆海联运,产品从内地陆运到港口,再绕道马六甲海峡到对方的港口,最后陆运到内地市场,还不如直接铁路贸易(不但省却了海运,甚至陆运距离也可能更短),还可以节省时间成本,加快资金周转。

中国西部的人口结构也比东部要年轻,比如20100-14岁儿童占总人口比例,全国、东北、华北、华东、中南分别为16.6%11.8%14.9%15.4%18.3%;而武陵山片区、贵州、云南则分别为20.8%25.2%20.7%,后备劳动力资源相对充足,城市化水平也低于全国,如果能够遏止人口外流,将迸发出巨大的经济能量。事实上近年中西部经济增长率已经高于东部了。

 

就近城镇化有利于中西部地区留住人口

李克强总理提出引导“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我认为是高瞻远瞩的。

第一,符合城市发展规律。2013年中国城镇化率相当于美国1920年的水平。美国人口最开始也是往纽约、芝加哥等大城市集中,后面通过改善西部交通、出台税收政策,引导人口西迁。纽约市、芝加哥市、费城人口占全国的比例从1920年的5.30%2.55%1.72%下降到2012年的2.66%0.86%0.49%;而区位类似武陵山和云贵地区的科罗拉多、犹他、亚利桑那等西部山区州,人口比例却从0.89%0.42%0.32%增加到1.65%0.91%2.09%1920年人口才2.9万的凤凰城现在崛起为美国第6大城市。

第二,有利于应对中西部老年化危机。有人说,人口往东部流动更符合市场规律。但是东部的发展仅靠的是“市场”?当初出台了各项优惠政策,举国的年轻人和资源流往东部,才导致了现在的繁荣。现在东部发展起来了,可以靠“市场”继续吸引年轻人了;但是西部的老人能靠“市场”养老?争夺劳动力是东部城市人的“生活”和西部老人的“生存”之间的博弈。当年美国的西部开发以及欧洲、日本的城市人口再分布,很大程度也是靠政府推动的。

古代夭折率高,活下来的孩子也少,因此孔子倡导“父母在,不远游”。现在独生子女政策三十多年了,面临史无前例的老年化危机。“就近城镇化”有利于缓解老年化:由于城市离老家近,语言、风俗一致,熟人也多,一些老人愿意进城;即便老人仍然留在老家,儿女也可以“常回家看看”。

第三,有利于新市民的心理安全。历代政府都很重视移民的思乡情结。比如五胡乱华后,大量中原士族“衣冠南渡”,东晋政府建立了一些“侨州”、“侨县”,用北方原来的地名命名,让北方移民失土寄寓,形成熟人社会。北宋灭亡后,南宋政府也是如此。辽国为了安抚汉族移民,也建立“侨县”,让汉人安居乐业。现在中国的城市化是历史上最大的移民潮,“就近城镇化”可以让人了却思乡之情:周围都是乡亲,真正的老家也不远。

第四,适应国际人口和经济变局。1980年代中国发展东南沿海是适应了当时的世界人口和经济形势;现在引导“中西部就近城镇化”也是适应新的世界人口和经济形势。现在是城市化加速阶段,如果任凭年轻人东流;等到城市化完成后再来开发西部,将是无“人”为力。

第五,有利于中国人口和宏观经济发展。日本1996年以来的生育率波动在1.3左右,其中东京只有1.05左右,而岛根县、冲绳县却在1.61.8左右。也就是说,东京等大城市生产“物质”,但不生产“人口”;如果没有中小城市生产的“人口”,那么日本经济会更糟。同样,莫斯科2006-2013年平均生育率只有1.2,是全俄罗斯最低;而阿尔泰边疆区、印古什共和国等地的生育率却高于2.0

欧洲最开始人口也是往伦敦、柏林等大城市聚集,1910年伦敦伊斯灵顿区每平方公里近3万人,柏林克罗伊茨贝格区高达4万人,生育率快速下降;后面人口往周边疏散,生育率也回升。二战后的婴儿潮,不仅是因为战争结束,也是因为降低城市人口密度。现在东京每平方公里只有6000人,伦敦只有5000人,芝加哥、费城只有4000人,柏林、洛杉矶只有3000多人。

而中国目前连县城都是以每平方公里超过1万人进行规划的,北京和天津的老城区是2.4万人,上海虹口区、黄浦区以及广州越秀区约3.5万人。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北京、上海一孩次生育率(不受政策影响)只有0.5880.569了,低于东京的0.61,意味着即便停止计划生育,总和生育率也难以提升到1.0

中国未来的人口政策必将是鼓励生育,但是北上广等城市的民不聊“生”的格局是很难改造的(东京改造了几十年都没有成功)。如果年轻人继续涌入,暂时有利于这些城市的经济,但是却将导致国家宏观经济衰退。

中国要想提升生育率,必须降低城市人口密度,引导人口往郊区分流;在中西部建设城市,吸纳人口。就近城镇化,也方便老人帮忙带孙子女,有利于生育率的提升,也避免了留守儿童问题。

 

云贵地区和武陵山城镇化的困局

就近城镇化并不意味着原地城镇化、人口乡村化。人口规模优势和密度优势是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中心城市的建设对于西部地区很关键,只有建设以中心城市辐射周边中小城市的城市圈,才能从经济学角度留住人口。

但是云贵高原地区属典型的高原喀斯特地貌,水资源短缺、环境承载力较差。昆明区人均水资源甚至不及沙漠国家,人口规模难以扩大,难以充分消化区位优势带来的经济潜能。贵阳位于贵州省喀斯特地貌中心带,不容易蓄水,城市规模无法扩大,长期以来,贵阳作为弱势省会,一直不具备带动全省发展的实力。滇中引水工程和黔中经济区的建成将增加昆明、贵阳的辐射能力,但是水资源的缺乏使得产业布局仍受限制。好在云贵地区还有一些地方适合建成中小城市,可以吸纳人口。

武陵山片区贫穷的重要原因是远离中心城市,这片17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并无一座中心城市。国家新型城镇化目标是2020年城镇化率达60%,今后将超过70%,那么武陵山城镇人口应超过2200万、2500万。但是国家《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规划》制定的吉首、张家界、黔江、恩施、铜仁、怀化这6个中心城市2020年人口目标分别只有35万、38万、50万、50万、50万、90万人,根本满足不了城市化需求,年轻人将继续外流,需要持续的输血式扶贫。

赶尸是湘西神秘的民俗,吊脚楼是湘西的特色建筑,其实也道出了武陵山贫穷的两大原因:

1、交通闭塞:山区道路建设成本高,如果有人客死他乡,只能请法师“赶”回来。目前单位面积的铁路和公路里程都远低于东部地区。

2、土地短缺:连合适的屋基地都找不到,只好修吊脚楼,更是缺乏建设大城市的空间,只能选择山间盆地建设中小城市。

武陵山水资源丰富,但分布不均。由于水资源和山间盆地的大小这两大硬约束,恩施、黔江、张家界、吉首都只能建成几十万人口的中等城市,铜仁也只能能建成100万左右人口的城市,都无力引领武陵山的发展。

 

将怀化建成中心城市是西部开发和武陵山扶贫的一步活棋

武陵山地区,只有怀化具有建成龙头城市的条件怀化位于长沙到贵阳重庆到广州西安到海南、襄阳到南宁的中点中科院叶大年院士早在1995年就从世界城市分布“环形空洞理论”断言怀化将崛起为五省周边中心城市。湘黔、焦柳、渝怀使怀化火车站成为全国九大铁路编组站之一,而沪昆客运专线和怀邵衡铁路的建成将进一步强化怀化的交通优势。

古代数十万人口就已经是一座特大城市了,对水资源要求不高,制约人口规模的主要是粮食;武陵山由于耕地少,人口稀少,经济落后。但现代农业技术的提高和运输业的发展,粮食已不是制约城市人口的因素了。而由于水的输运、转移代价昂贵,水资源缺口很难以进口的方式加以平衡,是一个地区发展的硬约束。城市化的发展和人类生活水平的提高将加大水资源的需求,水资源决定今后城市人口规模,人口规模决定经济规模。

怀化处于云贵高原向江南丘陵过渡地带,生态良好,四面环水,沅江水量超过黄河,上游的三板溪水库的供水能力超过给北京供水的密云水库和给长沙供水的东江水库。怀化的水资源远胜兰州、西安、郑州、合肥、长春、石家庄、济南、太原、成都等大多数省会城市。

怀化的鹤城区中方县洪江市芷江县辰溪县麻阳县是武陵山最大的盆地,可容纳上千万城市人口,如果一体化,并有政策扶持,人口和经济规模将很快超过贵阳。

怀化也是武陵山片区的人口中心,辐射面广。比如,由于长沙的崛起和辐射,1994年还是“国家级贫困县”的浏阳于2006年跻身入“全国百强县”。

丰富的水资源使得怀化在产业结构上与贵阳、昆明有极大的互补性,可共同形成沪昆高铁西线经济带,有效遏止西部人口东流。

 

对武陵山的扶贫是“短期高成本,长期高回报”

甘肃等西北地区的贫困是因为“缺水”,云贵地区是既“缺水”又“缺路”,而武陵山总体只“缺路”不“缺水”。修路容易,引水难。武陵山扶贫的效果要比西北和云贵地区更好。

怀化的洪江凭借沅江水运优势,曾长期是大西南的经济中心,其市场现金流量仅次于省会长沙。思南、武冈分别得乌江、资水航运之便,素有“黔东首都”、“小南京”之称。酉水、沅江边的里耶、浦市、王村、茶峒这“湘西四大名镇”,也是商贾云集。建国后,由于水运衰退,逐渐沦落为贫困地区。如果改善铁路、公路交通,可以凭借水资源优势建成中小城市。沅陵、德江、龙山-来凤、秀山、新化、隆回、溆浦、靖州等,也都适合建成中等城市。

武陵山资源禀赋好,旅游资源丰富,但是由于交通的制约,资源优势无法转变为经济优势,大量旅游资源(如洪江古商城、莨山、梵净山、黔阳古城、雪峰山抗日战场、乌江画廊等)都还“藏在深山人未识”

武陵山横亘于中国东西部之间,是造成东西部发展不均衡的重要原因。建议国家交通投资向武陵山倾斜,规划西安-恩施-龙山-吉首-怀化-桂林-海南高铁、重庆-德江-铜仁-怀化-武冈-广州高铁、郑州-宜昌-张家界-怀化-南宁高铁、贵阳-德江-黔江-郑州高铁、武汉-沅陵-怀化铁路、重庆-怀化-广州高速公路。打通武陵山的交通瓶颈也有利于云贵地区的发展,更有利于改善中国东部地区与东盟和印度的交通,既可利用印度和东盟崛起给中国带来的机遇,又能应对来自西部的国防压力。

武陵山目前是中国最穷的地区,国家应将之整体纳入西部政策范围,并加大投资和产业扶持力度,先输血、再造血。

从全国来说,今后粮食根本不是问题。武陵山有限的土地应该用来满足城市需求,而不能以“保护耕地”为由限制城市发展。武陵山城建很大比例是利用矮山、荒坡,但是开发成本高。而作为贫困地区,购买力低,房价不能太高。并且东部城市高人口密度已经导致超低生育率了。应该给武陵山提供宽松的土地政策。

武陵山要打破行政壁垒。片区71个县市中,有19个不到30万人,有39个不到40万人,有些县城只能容纳几万人,难以形成规模效应,应该与城建条件好的市、县合并。龙山、来凤是全国县城间毗邻最近的两个县,理应融为一体,但是却分属湖南、湖北。怀化、铜仁、吉首是全国除了湖南长株潭之外相距最近的三个地级市、州,应该抱团发展,但是分属湖南、贵州。湖南新晃县、贵州玉屏县也应一体化发展。武陵山片区是一个自然地理单元,山同脉,水同源,民同俗,秦朝设黔中郡,汉朝设武陵郡,唐朝设黔中道;从宋朝开始,分属于湖南、湖北、贵州、四川,远离省会城市,变成了边远落后地区。历史上曾多次规划重新建省,但都因战乱而耽搁。国家这次也将该片区作为整体规划。现在有不少学者提出“增省、强县”的行政区划改革,我认为在合适的时候,可以考虑在国家武陵山扶贫片区的基础上建立武陵省,将怀化作为省会城市规划。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